中国美术市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展讯动态 >> 文章内容

万象至境 | 韩一水墨作品展(昆明站)

[日期:2019-03-31 05:16]   来源:  作者:杜鹃   阅读:669

展出时间:2019.4.1-2019.4.8

艺术统筹:耿聪、段兆涵

策展人:施群峰、牛跃武

主办:云南银鹏文化艺术研究院、云南致公文化苑

协办:今日鉴藏美术馆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西山区安康路银鹏大厦熙翥苑A2




美术史论家刘曦林先生为画展题字




韩一

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中国女画家协会会员

中国名家画院画家

中国西部画院画家

国际中国书画家交流促进会理事

作品七次入选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办的全国展

代表作《喜马拉雅》获奖

出版有《韩一水墨作品集》等



【   序  言   】


我 本 喜 静

文/韩一



      说来有趣。看了我的画,一些不认识的人会说,这肯定是个男画家;一些见过面的人则会问,你怎么能画出这样的画?言下之意就是,好阳刚呀,跟个人形象反差有点大呀……

      

      他们也理所当然的以为我性格豪放,能饮酒侃山,独步天涯。根本不是!其实我是一个很安静的人,虽然谈不上雅静高洁,但一直朝这儿追求着。一二十岁的时候,好像也曾喜欢过世俗热闹,可现在岁月累积,越发的喜欢安静。安静地生活,独处,安静地读书,听音乐,思考,作画……可是为什么,我的画作会给人那么一种大相径庭的观感与判断呢?

      

      我爱大自然!喜欢它的天地氤氲,万物化醇;喜欢它的天无私覆,地无私载,日月无私照;喜欢它的横空过雨千峰出,大野新霜万叶枯;喜欢它风雨晦明之间俯仰百变,而一成一败、一枯一荣一轮回中,觉宇宙之无穷;喜欢它的花鸟鱼虫、游龙走兽,春兰兮秋菊,长无绝兮终古,清风闲,时时起泉石,白云初见我,亦为我飞翻……

      

      我也爱读书!虽然不敢说“童心便有爱书癖”,但深知束书不观,游谈无根,面目可憎!读书使人知善恶,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从善如登,从恶如崩;读书教人明是非,不诱于誉,不恐于诽,忠信以为甲胄,礼义以为干橹,穷乃见节,不忘浩然自守!

      

      我更喜欢一个人静静地思考,苦苦地思考!思考生活,思考人生,思考做人,思考作画……你在人间世走一回,是得有雄心大志,安得倚天剑,跨海斩长鲸,大丈夫要雄飞,岂能雌伏?当今之世舍我其谁!可璀璨人生也常与苦难相伴。

      

      君不记“文王拘而演《周易》;仲尼厄而作《春秋》;屈原放逐,乃赋《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兵法》修列;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底圣贤发愤之所为作也。”倾其一生,你还得作好失败的应对。大道如青天,我独不得出;我有吴越曲,无人知此音;萧萧长草没麒麟,生不成名心已老,弦断有谁听?但是,你还得看开这些,并且走出去,放得下,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飙尘……这是一个男权世界。

      

      古今中外,古往今来,多是男人们在闯荡江湖,在读书求知,建功立业,在思考人生与未来。或许因为我不经意间趟进了“男人河”,喜欢了他们的喜欢,修为了他们的修为,并且用我自己的画作予以显现与诠释,这才给人以男相女扮的误会?果真如此的话,这不是我的错,我无意女扮男相,我就是我,一个追求雅静高洁的小女子。

     

       之所以酷爱大自然,酷爱读书与思考,或许是出于性格,出于个性,出于天性!用一种男性化的、张扬霸气的画作表现出来,横冲直撞,天马行空,也在不经意间,同样出于性格、个性、天性。我的雌性和我的雄画是和谐统一的,安静和张扬是和谐统一的。一幅太极图,不就是这样解析宇宙万物的吗?

      

      有了上面的铺垫,对于我的画,也许大家就容易理解了吧。下面,我想细说几句我的画。

      

      我本喜静。静了好找自己,更易听到心底的声音。静下来做自己喜欢的事,心里踏实。画里表达的是个性,宣泄的是情感。我想我的艺术创作就应该是这样的。当然,心静而画不静,就应该是大笔触,大水大墨的来。所以这也是我很真实的另一面。骨子里喜欢大山大水,喜欢沧海桑田,宇宙洪荒,所以我就要表达出来,尽管现在还远远不够。

      

      但是我在思索,也在苦苦地寻找和尝试。我的作品里用了大量的水渲染。水是什么,在我画面里就是气。气是气韵,气势。中国画讲究意境,更讲究气象。气刚好就是我的神点所在。看画面上云里雾里,其实就是想造势。藏家说你的画有气势,气魄很大,水墨淋漓,我想这就对了,这就是我想要的感觉。


      画画的过程,就是自我寻觅的过程。你得摆脱世俗说教的牢笼,摆脱声色犬马的诱惑,摆脱任何别人的期待与许诺,真正找到自己灵魂的安息之所。这个人生过程太不容易了,太艰难曲折了,太遥远苍茫了!所以才有千古绝唱:“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很庆幸,我逐步感悟了这一点,并不断以画作和自身修为深读它,体证它。

        2018.7.6凌晨于京郊                            




【   作 品 欣 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