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市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美术资讯 >> 文章内容

姚兴文个展:全面呈现突围之路

[日期:2019-01-21 05:16]   来源:  作者:建飞   阅读:261

2019年1月20日下午,“味道与觉行:姚兴文的突围之路”在其工作室开幕。本次展览由青年批评家李擎策展,著名批评家夏可君担任学术主持。著名当代艺术家杭法基、枫美术馆创始人刘树枫、著名学者孟凡刚、著名学者萧乾父、艺术家欧阳光、艺术家高海军、艺术家杨贤飞、艺术家高宏、艺术家侯亦超、艺术家吴以强、艺术家吕宗平、艺术家唐书安、艺术家李化猛、艺术家韩晴、品牌策划师书僮、艺术家刘智峰、媒体人施晗、艺术家俞曼、艺术家宽门、策展人齐东升、企业家陈志学、红鼎画廊向方舟、艺术家刘婷婷、艺术家王德仲、艺术家宗霆锋、艺术家高圆圆、艺术家赵一农、企业家肖波、艺术家华继明、艺术家李波洋、藏友刘松林、艺术家九百、艺术家吴佳芮、导演阿布、文化产业者宫相坤、媒体人王建飞等嘉宾出席开幕式,夏可君、刘树枫、孟凡刚、萧乾父、高海军、李擎分别在开幕式上发言,姚兴文致答谢辞。媒体人王晓莉主持开幕式。

自左至右:侯亦超、高宏、姚兴文、李擎、夏可君、王晓莉、刘树枫、欧阳光、高海军、施晗、萧乾父

艺术家姚兴文接受媒体专访

著名批评家、学术主持夏可君接受媒体专访

著名当代艺术家杭法基接受媒体专访

青年批评家、策展人李擎接受媒体专访

本次展览学术主持、著名艺术批评家夏可君借本次展览,对“写字”这种日常行为提出了质疑:写字,每一天都写汉字书法的人,就把写变成了一种约定,成为一种生活态度,一种呼吸的工作,但如此的约定必然活在一种神奇又悖论的状态中:一方面,拿起毛笔去书写汉字,这是一种日常行为,但其中有着几千年的文脉气数在其间,如何可能延续汉字的气息与魂魄呢?而不陷入习气与成规?整个中国现代书法或流行书风似乎并没有走出来;另一方面,如何从书法走向书写?是书法式书写,不是日本的少字数与美国的抽象画,既要有着书法同源的原理,又要形成当代的个体面貌,直接从传统的“汉字书法”走向“图像书写”可能吗?

枫美术馆创始人 刘树枫发言

著名学者 孟凡刚发言

著名艺术家 高海军发言

同时,夏可君认为:对于姚兴文而言,以其独特的笔法与气脉,书写出一种倒写逆行的书法,在歪歪斜斜的涩行中,让我们看到了笔触在缓慢笔势中留下的墨痕,每一笔看似支离,但还是可读的诗句,但却总有着一种“怪味”,一种生涩的悲凉之气,让人想到“秦腔”,骨子里透出一种生命不屈服的姿态。很多人非常喜欢姚兴文的书法,其风格的可识别性,其字态在拙稚与荒寒之间不可思议的结合,体现出姚兴文对于传统书法的个人转化。但姚兴文并没有停留于此,他在书写中顿悟到书画同源的秘密,对于传统而言,“书画同源”其实是一种线痕书写或运笔上的相通性,尤其是元代文人画开始的以书法用笔如画,直到后来的大写意,但基本上并非文字与绘画的直接同一,即尽管文字具有某种图像性,但并非绘画,而绘画尽管有着大写意笔法,但也并非文字书法。

著名学者 萧乾父发言

艺术家 候亦超先生发言

媒体人 王晓莉主持开幕式

本次展览策展人、青年批评家李擎认为,大概可以从两个维度来解读姚兴文的艺术特征:第一,就姚兴文从事艺术实践的过程而言,他的艺术之路经历了一个学习传统、瓦解传统、建构传统的过程,这个过程不仅使得姚兴文的艺术实践具有了自身文脉的基因,又具有了一种在“地球村”文化背景下,注重实验性与融合性的典型特征。第二,从姚兴文的精神世界与日常生活而言,纯粹的精神世界与自由的日常生活,不仅丰富与充实了姚兴文的艺术实践,更为重要的是,彰显了人格修为在艺术创作中的隐形力量。

展览现场:

展览现场(1)

展览现场(2)

展览现场(3)

展览现场(4)

展览现场(5)

展览现场(6)

展览现场(7)

展览现场(8)

展览现场(9)

展览现场(10)

展览现场(11)

展览现场(12)

展览现场(13)

展览现场(14)

现场作品

现场作品(1)

现场作品(2)

现场作品(3)

现场作品(4)

现场作品(5)

现场作品(6)

现场作品(7)

现场作品(8)

姚兴文(也文、文子),祖籍陕西泾阳,现居北京,中国汉字意象学派创始人。姚兴文将其工作室命名为“西来堂”与“闷觉堂”,一方面,既可以从时间和空间的角度来理解姚兴文的艺术探索之路;另一方面,又可以从精神的角度来理解姚兴文“西来”求艺的心路历程。从时间和空间上的突围到精神与艺术上的突围,从深入学习传统到重新建构传统,用展览学术主持、著名艺术批评家夏可君先生的话说就是:传统书法与现代书写的距离得到了巧妙的克服与转化,这一切都来自于汉字书法在姚兴文笔下的自由变形,尤其来自于中国传统独有的变形术:即,在文字—图像—姿势,三者的共感,从文字的字形出发,但不落入语义的限制,而是走向图像的生成,但此图像又不是再现自然,而是顺着笔痕与笔势的走向,沿着墨迹自身变化的可能趋势。就是听任汉字在自行生长时的自由与自然,让汉字保持呼吸变化的同时,还有着可塑的变化,既保留了书法笔痕的微妙变化,又有着造型的意外生成。

定居北京后,姚兴文逐步将自己的研究方向锁定为:书画同源在当下的诠释与创造—(遥相&姚象)油画、水墨、书法、残书、刻字,提倡以汉字书写入画,并创办西来堂书院,发起“西来堂”前沿高端沙龙等,引起了艺术界和收藏界的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