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市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书画知识 >> 文章内容

我漂泊了许多年,时间长得让我忘记了我还有灵魂

[日期:2018-06-17 16:36]   来源:  作者:   阅读:171

我倦了,我的灵魂流浪得太久,

在自己以外找寻自己。

我漂泊了许多年,

时间长得让我忘记了我还有灵魂。

你也许会逃避自己,

好让自己无需经历那不曾活过的。

但你不可能避开自己。

若你们是男孩,你们的神就是个女人。

若你们是女人,你们的神就是个男孩。

若你们是男人,你们的神就是个女孩。

神就在你不在之处。

当下是孩子的,他的神会死去。

当下是成人的,他的神会继续存活。

荣格

荣格(Carl Gustav Jung,1875-1961),瑞士心理学家,分析心理学首创人。曾在巴塞尔大学学习医学,后去巴黎跟从法国心理学家皮埃尔·让内(Pierre Janet)研究心理学。回国后,先后任苏黎世大学精神病诊所医师和心理学讲师,苏黎世综合工科学校心理学教授和巴塞尔大学医疗心理学教授。1907年第一次与西格蒙德·弗洛伊德会面。1908年在弗洛伊德的支持下创办国际精神分析学协会并在奥地利萨尔茨堡召开第一次会议。

1914年创立“分析心理学”。提出“情结“的概念。把人格分为内倾和外倾两种。主张把人格分为意识、个人无意识和集体无意识三层。主要著作有《人及其象征》、《分析心理学论文集》、《心理学形态》等。

灵魂与神

第二夜,我呼唤我的灵魂:我倦了,我的灵魂流浪得太久,在自己以外找寻自己。

我有过不同的经历,就在混杂的背后找到了你。但我在这经历的歧途上,发现了人性和世界。我找到了人。而你,我的灵魂,我也重遇了,先是在人的图像上,然后是你本身。我找到你你的地方,是我万料不及的。在那里,你从幽暗的阴影中浮现上来。你之前已在梦里给我预示。这些梦在我心内燃烧,让我变得胆大妄为,逼我向上爬升、超越自我。你让我看见以前没设想过的真理,你让我确信你的真理,让我从那永无止境、使我害怕的路上回头。

我漂泊了许多年,时间长得让我忘记了我还有灵魂。你到底去哪儿了?有什么来世的事荫庇你、让你藏匿?啊,你要通过我来说话,我的话和我都是你的符号和表达!我怎能把你认出出呢?

你是谁,孩子?我的梦都把你描绘成小孩、女孩,我全不知晓你的秘密。如果我像醉酒般梦呓,饶恕我。你是神吗?神是个小孩、是个女孩吗?如果我语无伦次,原谅我。没有人听我说话。我静静地跟你说话,而你知道,我没有喝醉,也不是精神错乱。我心的伤口绞痛。那伤口的暗影嘲弄我:“你欺骗自己!你这样说来误导他人、取信他人。你想当先知,满足自己的野心。”伤口还在淌血,我已无力对这嘲弄装聋扮哑了。

能唤你孩子在我听来是多么奇妙,你可是掌握着无穷无尽的!我走在白日之路,你暗中相随,用碎片拼湊出意义,让我从每个碎片里看到全局。

你拿走我深信不疑的,给我不曾想过的。你一再从未知的、想不到的地方带来命运。我播种的地方,你抢走了我的收成;我没播种的,你却给我百倍的果实。我一再迷失方向,然后又在我不曾想过的地方找回它。在我独自一人、濒临绝望之际,你巩固我的信念。在每个重要的时刻,你让我相信自已。

如同疲倦的游子,除了世界本身就没找寻过什么,我该走近我的灵魂。我的灵魂待在所有事物背后,当我越过这世界,最终将会找到它。再高贵的人都不是这不断追寻之爱所求的目标和结局,他们是自已灵魂的符号。

我的朋友,你猜猜,我们将升到怎样的孤寂?

我的想法里、梦境里的渣,都是我灵魂的话语。我须牢记于心,在脑海里反复温习,就如最高贵的人所说的一样。梦是灵魂的指引,我岂能不爱我的梦、不把它们当作我每天沉思的表达?你觉得梦愚笨又丑陋。什么是美丽?什么是丑陋?什么是聪明?什么是愚笨?时代精神是你的标准,深层精神却在两端都胜过它。只有时代精神了解大小之别。但这区别脆弱不堪,正如了解它这种精神一样。

深层精神甚至教我,要按照梦来认真考虑我的决定。梦会指引生命,它们决定了你,即使你不明白梦的语言。人们想学习这种语言,但是谁能教授、谁能学习呢?单靠学问是不够的,还有一种心的认识,它赋予更深入的解释。心的认识在书本中找不到,在老师的口中也找不到。它从你而发,就像青苗从大地长出一样。学问属于时代精神,这精神却对梦境毫不了解,只因灵魂存于各处,而学问知识却不然。

可我怎样才能得到这心的认识呢?只有彻底投入生活,你才能得到这知识。当你能活只留给别人经历、设想,而自己却不曾活过的生命,你才算彻底投入生活。你会说:“我不能活别人的生命,也不能想别人所想的。”你应该说:“我可以活的生命,我自当好好活着。我还能思考的,我应该思考。”你也许会逃避自己,好让自己无需经历那不曾活过的。但你不可能避开自己。它永远跟你一起,并期盼着圆满。若你对这期盼装聋扮哑,你就是对自己装聋扮哑。那你将水远找不到心的认识。

你的心是怎样的,也就是心的认识。

邪恶的心让你认识邪恶。

善良的心让你认识善良。

为了让你们的理解更加完备,设想一下,你们的心有善有恶。那你问:“怎么办?我也该活出邪恶吗?”

深层精神要求:“你还能活的生命,你当然应话。幸福会做出决定,不是你的幸福,不是别人的幸福,单纯就是幸福。”

幸福处于我和其他人中间,在群体之中。我也活过,这事我以前没做过,却还能够做。我活在深层里,深层就开始说话。深层教我另一个真理,让我把常理与非理联系起来。

我该明白,我只是灵魂的表达与符号。从深层精神来看,在可见的世界中我就是自己灵魂的符号,我完全是个奴仆,完全屈从,完全服从。深层精神教我:“我是个小孩的奴仆。”最重要的是,这话让我学会了极致的谦逊,这正是我急切需要的。

时代精神让我相信自己的理性,让我看到自己的形象,就像一个思想成熟的领袖。深层精神却让我知道,我是个仆人,是个小孩的仆人。这用语让我反感,我讨厌它。可我必须了解并且接受,我的灵魂是个孩子,我灵魂里的神足个孩子。

若你们是男孩,你们的神就是个女人。

若你们是女人,你们的神就是个男孩。

若你们是男人,你们的神就是个女孩。

神就在你不在之处。

也就是说:人有一个神是明智的,这让你们变得圆满。

女孩是有待生产的

男孩是有待生育的。

女人是已然生产的。

男人是已然生育的

也就是说:若你们现在是小孩般存在,你们的种会从成熟的高处降到年岁与死亡。

但若你们是成熟的存在,已然生育或生产,不论是在肉体或是精神上,你们的神会从发光的摇篮上升,直到不可量度的未来高度,直到未来的成热和满溢。

前面还有生命的是孩子。

现在已活着自己生命的是成人。

这样,当你们把能够活的都活了,你们就是成人。

当下是孩子的,他的神会死去。

当下是成人的,他的神会继续存活。

这秘密是深层精神所教的。

他的神是成人,他将昌盛又悲伤

他的神是小孩,他将昌盛又悲伤。

到底哪样更好,是自己有生命在前,还是神有生命在前?

我不知道答案。活着,那无可避免的会决定。

深层精神让我知道,我的生命被那神性的孩子包国。一切无可预料、生机勃发的都自他手中临到我身。

这孩子就是我体内感觉到的不断涌出的青春。

在幼稚的人身上,你会感觉到毫无布望的顷刻。你看作消亡的,对他还是将来。他的将来全然是稍纵即逝的。

你未来之事稍纵即进,可这从不具备人的意义。

你继续存活就是向上而活。你生育或生产后来者,你富有成果,你向上而活。

童稚的并无成果,他的后来者就是已然生育的、已然枯萎的。那没有向上而活。

我的神是个小孩,那你们就不要惊讶,这激起我里面的时代精神嘲弄、耻笑我。从没有其他人像我耻笑自已一般耻笑我。

你们的神不该是那嘲笑的人,你们本身才要成为那嘲笑的人。你你们该嘲笑自己,从中向上攀升。若你们没有在那些古老的圣书里学过,去吧,那遭人嘲笑又为我们的罪受苦的,去喝他的血、吃他的躯体吧。那样你们就成为他的本质,否定他是身外之物,你们成为他自己,不是基督徒,而是基督,否则你们在将来之神面前毫无用处。

你们中有人以为他可以避开这条路吗?他可以瞒骗过去、避开基督的痛苦吗?我说:这人欺骗自己只会伤害自己,让自己躺在刺针烈火的床上。基督的路没人能避开,因为这路通往未来。你们全该成为基督。

要克服旧教条,不是少做,而是多做。走近我灵魂的每一步都让我的魔鬼嘲弄耻笑那些胆小的耳语者、混毒者,他们要笑是因为我要做奇怪的事。

【延伸阅读】:

《红书》

作者:荣格

编译:努·沙姆达萨尼

译者:周党伟

出版:机械工业出版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