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美术市场
当前位置: 主页 > 鉴赏评论 >> 文章内容

这个毒舌老顽童荣获了普利策奖!他对于艺术界为何如此重要?

[日期:2018-04-25 16:07]   来源:artnet  作者:建飞   阅读:399
杰瑞·萨尔茨。图片:Sciulli/Getty Images for Vulture Festival

杰瑞·萨尔茨。图片:Sciulli/Getty Images for Vulture Festival

《纽约》杂志资深艺评人杰瑞· 萨尔茨(Jerry Saltz),成为了今年普利策奖艺术文化批评类的获得者。

作为一位资历丰富的艺术写作者,萨尔茨曾在2001年和2006年两次进入这一奖项的最终入围名单,而这次最终如愿以偿。本次普利策奖组委会对他的评语是“通过大量扎实的写作,传递出他对美国视觉艺术精准但不失大胆的观察视角,所包含的内容从个人到政治性的、纯粹的、世俗的,兼而有之。"他的竞争者包括《华盛顿邮报》的书评人Carlos Lozada,以及《纽约时报》电影评论联合主编Manohla Dargis。

而这一艺术界活跃的老顽童获奖的消息,一经公布,即在网络上引起热议。如果你此前并不知道杰瑞· 萨尔茨,那么请看这里——

杰瑞· 萨尔茨于1951年出生于美国芝加哥,曾经上过艺术学院但是最终退学。26岁之前,他搬到了纽约,不过在此之前,他曾经在芝加哥创办了一个由艺术家经营的画廊。

萨尔茨在2007年加入《纽约》杂志前,曾在纽约著名文艺类刊物《Village Voice》担任了近10年的评论工作。他曾在2015年获得国家杂志奖以及2007年获得学院艺术协会(College Art Association)的Frank Jewett Mather奖。他的文章常见于《Frieze》、《Modern Painters》、《Parkett》、《Art in American》以及《Time Out New York》等各大文化艺术刊物上。

萨尔茨的写作风格其简洁易懂,并为广大读者解读了当代艺术的复杂性。这也使得他成为了可能是全美最著名的艺术批评家。2010年,他还在一档“短命"的电视真人秀《艺术创作:下一个伟大的艺术家》(Work of Art:The Next Great Artist)中担任了评委。

值得一提的是,萨尔茨的夫人罗伯塔·史密斯(Roberta Smith)也是一个著名的艺术评论人,她是《纽约时报》艺术版的联合主编(史密斯作为《纽约时报》艺术评论的联合主编,却从未得到普利策奖的提名)。

萨尔茨此次获得普利策奖的文章《作为一个失败艺术家的人生》(My Life As A Failed Artist)于去年4月发布,其中他以时间顺序梳理了自己似乎从未成功过的艺术生涯,以及所伴随的痛苦和懊悔。同时,他也描述了从艺术学校退学的经历是如何让他成为了一名艺术批评者。

萨尔茨也是最早加入了社交媒体大军的艺术写作者之一,频繁地在自己脸书页面、Instagram对一些时下的热门讨论进行评论——Facebook的平台可能提供了比绝大多数艺术新闻网站都要庞大的人流。他在上面不仅批评了艺术市场的过度扩张,也进一步强调了自己对于艺术具有改变的力量的信念(他那些随心所欲的Po文也招来了不少批评声,不过普利策奖官网上有关萨尔茨的简介仍赞扬了他对于“社交媒体的创新性使用。")

在获奖的新闻公布后,萨尔茨一如既往地在推特上进行了回应。首先,他感谢了自己的妻子罗伯塔·史密斯,感谢她“帮助自己找到了人生和使命所在,"另外也对《纽约》杂志的编辑们和读者们表示了感谢。

“2018 普利策奖批评类:杰瑞·萨尔茨

“2018 普利策奖批评类:杰瑞·萨尔茨"。感谢Roberta Smith帮助我找到了人生和使命所在。感谢Adam Moss、David Wallace-Wells以及Chris Bonanos,还有@NYMag的每个人。感谢各位读者;没有你们,我无法这样写作。

作为artnet新闻的老朋友,这位老顽童出现频率也异常地高。我们另一位毒舌撰稿人Kenny Schachter曾经专门撰写长文,说“像他一样的艺评人几乎没有。"

相关阅读:

毒舌艺评人Kenny Schachter写Jerry Saltz:像他一样的艺评人几乎没有(上)

下面让我们在一起看看他的几大瞬间和名言吧——

谈艺术市场

在过去的十年中,艺术节膨胀式发展。它们已俨然成为全面囊括和承保占据1%的‘VIP怪物'和‘娱乐复合体'的活动……我说啊,这是胡扯的策略,只是为了给顾客的自尊自负精神按摩而已,这是乡巴佬们的头脑发热。

高价作品们已经成为了艺术中暂时性内容的一部分。它们干扰和扭曲着艺术中非线性的、炼金术般的奇异的那部分。艺术是长久的,而市场不是。

谈艺术家

你有听过昆斯说话吗?他听起来就像里根总统(Ronald Reagan)。他将自己完全腾空变成一个真空的自我。在我们都还是小孩的时候我就认识他,(那时候)他并不是这样的。为了艺术,他牺牲了自己。他很明白安迪·沃霍尔是怎样一个人。就如同安迪自己所说的:你所想知道的关于安迪·沃霍尔的一切都已经在表面了。这是一个无穷无尽的表面。

谈自己

不管是放在哪儿什么样的艺术我都会看。好吧,老实说我很喜欢画廊,我也很喜欢艺博会,即使有时候它们让我精神崩溃。熟悉我的人都知道,从80年代起我就没有坐下来吃过一顿正式的晚餐。我几乎没有时间享受生活,我每周平均看20到30个展览,然后像你一样,回到家里为自己不能做任何新鲜事情而感到恐惧。人们会邀我共进早餐或午餐,但其实从1988年起在王子街(Prince Street)开始我就再也没有安排过任何会面。

谈画廊

我爱艺术经纪人。从某些程度上来说,他们是艺术圈当中我最喜欢的人物。真的。我喜欢他们把钱建立在自己喜欢的东西上,创建起一套自己的美学体系,支持艺术家,又雇佣了其他人的做法。除了这些之外,还让我们免费观看艺术。他们当中有很多人都具有远见。

谈艺博会

我不希望看到画廊从厄瓜多尔或者中国来,仅仅因为他们来自一个“酷"的国家,或者有钱的国家。我只希望在艺博会上看到最好的画廊而已。我心目中最好的画廊,不是他们在卖最贵的艺术品,而是他们有最好的视野。如果没有这一点,那么这个艺博会就是一个不完整的、不公平的、混蛋的景象。

而2015年11月,在如火如荼的纽约秋拍期间,萨尔茨做出一个惊世骇俗的举动——他用实际行动告诉所有人,艺术界并非可以让每一个人都富起来,比如他本人。他晒出了自己的账户余额,总共为3832.16美元。然后他写道:

和你们中的大多数人一样,这是我每天都在日思夜想的事情。

我Chase银行账户的余额有3832.16美元。

我没有401-c3帐户(美国非营利组织的一种);我甚至都不知道401-c3是什么!

我对任何退休或养老计划也一无所知。

而我就像100岁一样。

我不能再做回开长途的卡车司机,或是艺术装卸技工。你懂我什么意思吗?

我储蓄账户里的钱真是少的可怜。

所以,我们都需要记住,除了像艺术界圈中人(赚得)1%的1%的1%,艺术界里几乎没有人能赚到钱。

我喜欢艺术界。

我喜欢充满志愿者的艺术团队,并希望能永远都如此。

我们不是为了钱而来到这里的。

我们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别的什么。

这不是抱怨,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而且……我很幸运,并且拥有令人意想不到的特权。

除了性——这是我几乎每天都在日思夜想的事情。

所以让我们一件件温柔地处理这些事情,我们知道这个世界可以做些什么……(虽然我能买得起这大瓶的阿司匹林)。

译:Elaine、Weixin Jin